文启书库 > 其他小说 > 晚唐浮生 > 第二十八章 斫柱 第(2/3)分页

第二十八章 斫柱 第(2/3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

    “大王,当初就不该北上。契丹要来,就让他们来好了。这般滑溜,抓不住他们的主力,不知道要耗多久。”盖寓愁眉苦脸,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!你到底要说几遍?”李克用烦躁地斥了一句:“我知道了,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尽撤关外诸戍,将防线收缩到临渝关左近。山后可以保留一些军镇,依托燕山,发动各部,组建联军,守望互助。”盖寓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只能延缓契丹人的攻势。”李克用想了想,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其弱点,道:“契丹人每次集中大军,单攻一处,防线漫长,处处分兵设防,等于处处不设防,这些零散的军镇早晚会被他们拔掉。”

    但山后也不能一点兵不留。那样契丹人直接到临渝关北放牧,各个附庸部族可就真的跑了,损失还是蛮大的。

    “邵树德多线作战,怎么坚持过来的?”李克用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事你让盖寓怎么说?他兵多啊,地盘大啊!

    骑兵大队放在灵夏养,河南地(灵夏黄河以南)水草丰美,偏偏还有大片农田,户口也很殷实,这是杨悦那个老小子能够经常带兵出击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燕北地区,没这个条件啊。除非恢复天宝年间在营州的城池、户口、驻军,那样才有可能维持一支相当规模的兵力,压制契丹人的野心——说白了,你需要一个“平卢节度使”,玄宗朝这个藩镇有兵三万五千人,负责从营州到安东的广大地带。

    但话又说回来了,天宝年间的范阳、平卢两镇靠河北养,此时河北大部不在手里,幽州的财货还要养河东,真的维持不了新时代的“平卢军”了。

    “山后不能轻易放弃。”李克用还是舍不得,只听他说道:“没了燕北,兵源少了很多,战马也会很匮乏,仗就没法打了。”

    盖寓见李克用到现在还舍不得全面收缩,不由得叹气,道:“大王所虑有理。不如遣使与契丹人讲和,看看他们想要什么。夏人把手伸进了魏博,便没了水师之利,或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其实,进军魏博对邵树德来说并不是很明智。

    他曾经吐槽过李克用漫无目的,东一榔头西一棒子。甚至就连朱全忠都经常多线开战,也被他私下里嘲讽。

    但当他进军中原的时候,居然活成了他曾经吐槽过的模样。明明战略是全取河南道,但还是悍然干涉魏博内部局势,又开了一处战场。

    没办法,机会太好了,实在忍不住。当初朱全忠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?

    “讲和……”李克用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他其实有点看不起契丹,主要是因为他们在战场上表现很一般,让他有些轻视。

    但接触这么久,他多多少少也知道契丹的实力了:兵好像挺多的,器械很好,也有脱产的职业武人,不似一般游牧部族。

    被这样一个势力缠上,确实挺难受的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盖寓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遣使过去谈一谈吧。”李克用摆了摆手,道:“这几日我抓下机会,看看能不能再重创一下契丹,这样谈起来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盖寓无语。

    他知道晋王还不死心,想彻底解决掉契丹这个隐患,一劳永逸,但人家不和你决战,摆明了是诱敌深入之计,从匈奴那会起,草原人就喜欢玩这个战术。

    “别尽想好事。”李克用似乎知道盖寓在想什么,道:“这天下每个人都在网中挣扎。邵树德又何止两线作战?他进军魏博,已是三线,前后动用了二十万军队。杨行密南有钱镠,北有邵树德,亦处于夹击状态。钱镠北攻行密,南边与福建也时有摩擦,动不动大军对峙。李茂贞在蜀中,我看他也不轻松。单线作战,可望不可及,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的军头都太精明了……”盖寓叹道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罗绍威一大早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昨晚他睡了个好觉,因为李公佺的部队发生内讧,他带着万余人逃回了博州。

    眼见着形势逐渐明朗,澶、贝、魏三州的官员、镇将纷纷遣使而来,承认罗绍威为节度留后。甚至就连大将史仁遇都亲自入城,表示恭顺。

    这是符合游戏规则的。

    河北三镇的权力更迭,即便恶化到兵戎相见的地步,也很少拉锯厮杀,总是以一方的迅速溃败而告终,非常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比如当年幽州李匡威率军回师作乱,李可举举家自焚。城内无兵吗?非也。大家不支持他了而已。

    李匡筹驱逐兄长李匡威,只打了一仗,双方加起来兵马超过十万,但伤亡并不大,最后以李匡威的手下叛变而告终。

    乐从训与罗弘信争夺节度使,也只打了两仗。乐从训的三万大军第一仗还是好好打的,但被衙兵击败了,第二仗直接就是半推半就,将乐从训卖给了罗弘信。大伙投降,继续当兵,新帅既往不咎,还有赏赐。

    一百多年下来,基本都有套路了。